往事碎拾  

三水

有人說回憶總是溫馨的。那點點滴滴的過去情事,縱使今日已渺遠,然而那曾經存在的美好或痛苦,始終讓人刻骨銘心,令人回憶無窮。

  1. 丘潤民老師

有一天,中國駐印尼大使黃鎮來我們巴中參觀。當時我們正上生物課。黃鎮大使走到我班教室門口時(那天剛好與我同桌的同學因病沒來上課,而我又生得矮小就坐在前排又是近教室門口),或許見有空位,大使就走進來。丘老師上前與之握手歡迎後,大使就坐在我旁邊聽。丘老師講課時好像有點緊張,黃鎮大使旁聽一會就走了。下課後我就模仿丘老師有點緊張的語氣和舉動,引得同學哄笑。又有一次,我們班上最後一節課時,講課老師有病沒來,教導處安排我班自習。沒有老師在場,我們就像甩繩猴子大鬧天宮,大肆喧鬧。結果喧吵聲影響了只隔一條走廊的正在上生物課的他班。於是丘老師就走過來制止我們喧鬧,而我就站起來向著全班同學說:“是呀,你們太過份了,吵到老師都無法教課。”丘老師即刻用手指著我說:“你就是‘膿頭’,還要扮好學生。因是最後一節課,丘老師就著令我一人先行回家。在班上同學及他班同學的哄笑聲中,我拿著書包匆匆走人。

六○年高三畢業回國。一九六二年夏天,我和二位好友同學由昆明飛廣州。在送別二位去香港後,我就孤身一人由廣州乘火車上北京,想見見在京的老同學。火車上,我在餐卡吃了飯後,走回原車廂時,聽見有蒼老的聲音在叫我的名字,我循聲望去,見有一老人家向我招手,走前去看,啊!是丘潤民老師。久別重逢,我們師生二人就在車廂媗w談起來。原來丘老師回國觀光,現要回鄉(長沙)探親。我也告訴了丘老師我回國後的情況。談著談著,我們還談起了在巴中的樂事。我還對自己的頑行表示歉意,但丘老師說:我瞭解你們年輕人好動的脾性,課餘時間愛調皮搗蛋並沒有甚麼惡意的。但你學習成績好,我自然記得你。我們二人只顧傾談,火車卻已到了丘老師該下的車站了。我送別丘老師下車,在互道珍重再見聲中,火車緩緩開行了,丘老師的身影在我眼前漸漸模糊而消失了……

唉,真沒想到,隔了多年,丘潤民老師還記得我這個頑皮學生。此後,我就再也沒有丘老師的音信了。

 

  1. “轟”的一聲震分校

高二時,我們在分校上課。在我班教室門口近旁有口井。班上同學在課前課後喜歡聚在井邊或坐在井口邊聊天。我老友劉從沒放過大炮竹(6寸長那種),於是他叫我幫買。第二天上學時,我就帶了十個大炮竹給他。當時另一老友韋也在場,韋就拿了一個要放,我跟他說:這炮竹非常大聲,你敢放?韋說:不怕,我敢放。(韋也從來沒玩過,不知厲害。)他找來一盒火柴,划了一根點燃炮竹就丟向聚在井邊的同學群。好在炮竹拋到半途火就熄滅沒響,井邊的同學拿起來由看是大炮竹就喧嚷起來。剛好這時阿五同學來到,見是大炮竹就說:我來放。於是他拿起大炮竹放在井口邊,點了火柴燃起炮竹,同學們就四面散開,只聽得“轟”一聲震天響,整個分校都轟動了,只見老師們紛紛從教師室走出來查看,化學老師李澄還用鼻在空氣中聞一聞就說:“是火藥味!”我見闖了禍,馬上和劉拿著炮竹就跑向校門外賣炒麵的阿嬸處將炮竹放在她處(因我們經常在她處吃炒麵,炒米粉,與她很熟。)待放學後才去拿回家。

因有別班女同學見到韋點燃炮竹,並向教導處報告,結果韋被叫去教導處,並叫他當老師的父親來,一起向韋訓話。還好韋夠義氣,沒有將我們幾個供出來。後來聽老師說,分校附近有政府軍營,若軍營派人來調查就麻煩了。阿彌陀佛,總算沒有甚麼事情發生。

 

  1. “加味”的炸花生

高三時,我班有女生喜歡脫下鞋子透透風涼快涼快。有一次,是最後一課前的休息時間,我見到女同學李大媽脫下鞋子涼快涼快,我悄悄地走到她後面的座位,偷了她一隻鞋,然後跑到她後面,將鞋子塞進男生陳同學得抽屜堙C這時上課玲響了,只見陳同學匆匆走進教室,手媮椪陬菑p包沒吃完的炸花生,走到座位上,就將小包炸花生塞進抽屜堙A緊接著老師就進來上課了。上課時,陳同學偷偷地伸手入抽屜抓花生吃,或許是加了味的炸花生特別香,一下子就吃光了,他伸手再去抓花生時,卻抓出一隻女鞋來,氣得他就將鞋子往暀U地空隙丟出去。李大媽上課時,不見一隻鞋子也不敢出聲,下課了要回家沒鞋子穿,急得哭了起來。我唯有匆匆跑出去到外面將鞋子撿回來還給李大媽,她才破涕為笑。

這次深圳的四十周年紀念大會,李大媽,陳同學都有來參加。大家團聚時,我當然又將此事當笑話來說,並笑問陳同學:“加了李大媽裹腳布味道的炸花生,是否特別香?” 陳同學笑罵道:“你這傢伙,每次聚會就愛拿我此事來說笑。”而李大媽則在一旁笑。